主页 > S和生活 >槟州市局警告拖车姐‧不道歉法庭见 >

槟州市局警告拖车姐‧不道歉法庭见

槟州市局警告拖车姐‧不道歉法庭见(槟城22日讯)槟岛市政局要“拖车姐”,即士拉央国阵协调员黄糩璊,週五前收回她提出“门牌税调高及拖车执法人员打人”的言论,并向槟岛市政局道歉,否则将考虑对她提出讼诉。12名槟岛市议员及2名执法人员週三召开记者会,发表这项联合声明。胡言破坏市局人员形象他们声称黄糩璊在“王者之辩”的言论,已经严重破坏当局及执法人员的形象。因此,槟岛市政局交通小组决定在本週五召开的例常会议上提出要求她道歉的动议,同时,也会谘询该局法律顾问的意见,以对她採取法律行动,如果她没有在週五前道歉的话。槟岛市政局基本设施及交通小组交替主席莫哈末沙柏里说,当局在槟城土库街共提供56个角子机停车格及136个票据停车格。另外,也有可容纳203辆车的多层停车场。“附近的路段包括友联街、义兴街、大街及莱特街也提供逾1000个停车格,这还不包括私人公司设有的停车场,因此,并没有像黄糩璊所说的,槟岛土库街停车位不足。”拖车依足法例并无伤人至于拖车及锁车措施,他说,当局是依据1987年道路交通法令第48条文展开这项执法工作,旨在减少非法停放车辆导致交通阻塞的情况。根据执法单位的报告,土库街一带在晚上10时30分从未有车辆被拖走的记录,证明黄糩璊的言论不实。“报告只记录,从去年1月6日至10月8日,执法人员在槟榔律、加拉歪路、丽雅路、车水路及红毛路等地拖了12辆违法停放的轿车,但没在土库街展开拖车行动。”“锁车及拖车措施展开至今,也只发生过一宗执法人员与民众发生肢体冲突事件,且这事件并不如黄糩璊所说的民众被执法人员用头盔打伤,反而是执法人员被打,警方仍对此事进行调查。”事实为执法员被民众打去年10月25日遭打伤的执法人员山苏也出席这场记者会,说明此事发生在车水路丰隆银行旁的咖啡店前,而不是如黄糩璊所说的,发生在土库街。除了山苏,他的工作伙伴加马鲁汀也遭民众攻击。他说,此事发生在下午5点30分至6点15分之间,当他与伙伴共10人到车水路一带执法时,一位民众不满要缴付50令吉开锁费,并与执法人员理论,最后还致电他孩子前来帮忙。“他们共有6个人,他孩子还用头盔打伤我与另一名伙伴的头部。民众及其他伙伴报警后,他孩子当场被捕。目前这案件仍在调查中。”他说,他们的伤势不严重,只是头部红肿,事发地点还装有闭路电视。当被询及为何他们不还手时,他说,“我们是公务员,只接受自卫术训练,不会与人打架。”法律界看法:市局不必为一番话诉人大马律师公会人权小组主席邱进福认为,身为公共服务机构,槟岛市政局没有必要因为纳税人的一番话而轻言起诉,这不是政府服务单位的施政方针。所言不符事实理应道歉“纳税人本来就有权投诉或批评政府机构。如果对方讲的与事实不符,政府可以要求对方道歉,无须放大事件,更没有必要起诉对方。”“政府机构的施政方针是服务大众,即使面对公众的无理投诉,当局也没有必要将事件带上法庭。”针对槟岛市议员要求“拖车姐”在週五前道歉,否则或起诉对方,邱进福认为,那是一项政治举动。“不过,如果当事人讲的不符事实,那就应该道歉。”指槟雪分不清旨在攻击冠英市议员布兰阿南特认为,黄糩璊旨在攻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她无法分辨槟首长及雪兰莪州州务大臣,竟向林冠英投诉雪州门牌税调涨事宜。”市议员林清和、塔希尔及莫哈末拉昔等也促请黄糩璊对此事向当局道歉,并认为黄糩璊持有政治议程。出席者还包括郑来兴、戴良成、魏祥敬及陈成吉等。破坏执法员形象槟岛市议员王耶宗说,若黄糩璊无法证明其言论属实,她就必须收回言论并向当局全体职员道歉。“我们或会提控她,因为她这错误的指责已严重破坏槟岛市政局及执法人员的形象。”王耶宗说,若土库街真的发生执法人员与民众殴打事件,警方和记者怎幺可能会不知情。如今是报章未曾报导此事,反而位于士拉央的黄糩璊知道。他批评黄糩璊说词反复,在辩论会上指土库街晚上10点30分街道上没有车辆行驶,週二发表文告时却说土库街停车位不足。他也嘲笑黄糩璊不清楚各部门的权限及职责,就胡乱作出错误的指责,把治安及物价高涨问题归咎于州政府。黄糩璊:未接通知针对槟城市议会要求黄糩璊对其日前发表的拖车论公开道歉,否则将会採取法律行动起诉她一事,黄糩璊说,她至今还未接到任何正式通知,所以,她无法作出任何回应。她週三接受《》的访问时声音沙哑,语调低沉。“我还未看到有关槟城市议会要求我公开道歉的新闻,所以,我无法给予任何回应。我将会在看到有关新闻后才发表看法。”女马青促放过黄糩璊马华妇女组女青年全国主任郑慧玲促请各界放过黄糩璊,停止对她作出人身攻击。她强调,网民及公众应该清楚,当日的对象是两党最高领导人,大家应该往大课题及方向讨论,而不是咬着黄糩璊不放,这不符合民主程序和言论平衡。“舆论和大众的焦点应该放在当天的辩论,而不是过度炒作和渲染黄糩璊课题,导致课题失去焦点。”她週三发表文告指出,网民及公众已过度渲染及炒作黄糩璊的课题,儘管黄糩璊当天的表现不是很理想,而她本人也承认因过于激动,加上时间逼促,以致无法明确传达原本要传的信息而引起困扰与误解。“很多网民甚至把动物和性污辱的字眼施加在她身上,让人感到震惊。”郑慧玲强调,蔡细历及林冠英的辩论才是焦点,黄糩璊对槟州首长林冠英所提出问题,乃是人民想知道的问题,只是黄糩璊因为过于激动,没有清楚组织及适当的表达她的问题,而遭到排山倒海式的攻击。“甚至她及家人都受到恐吓,这是让人始料未及和感到心寒的事。”【热点新闻:蔡林辩论大比拼】‧2012.02.2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