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生活化 >住在修道院的修女化身婚纱顾问 >

住在修道院的修女化身婚纱顾问

MariaLaura修女不祈祷时,她将结婚礼服分送给一百多位没有钱为自己买礼服的义大利贫苦女孩。

如同服装设计师KarlLagerfeld及Agnesb.,49岁的MariaLaura修女几乎总是穿着严谨的工作服。每天都裹在大片的黑色夹杂着丁点白色的衣服之中。当然,对Maria而言这不是时尚的选择,而是为了遵守戒律,因为二十年来Maria隐居在义大利Spoleto山城附近的圣莉塔修道院里。曾经是裁缝的Maria,戴着修女头纱,本应满足于祈祷并看守着圣者安息的遗骸盒,这是许多朝圣之旅所要朝拜的圣物。但在成为修女之前的经验让Maria拥有好眼力与灵巧的双手,肯定也有无法克制想要抚摸布料与拿针线的欲望。这项才能从此以后用来服务身无分文的新娘,贫穷女孩来到这座修道院找寻婚礼穿的礼服。MariaLaura修女在此接待,提供谘询,协助试穿,加上装饰,为这世界增添一些优雅。

送给贫穷女孩的结婚礼服

事实上,从几个月前开始,消息口耳相传迅速散播出去。传言流出,需求涌入。就这样,来到修道院的33岁Manuela在网路上与Maria修女预约。Manuela在逛脸书的时候,看到一个连结说这里有免费的结婚礼服。因为Manuela从事家事服务,并没有很多的收入,所以想试试运气。

Maria每个月服务10到12位女性。当节奏变快时,Maria接受它,就当成是一种苦行赎罪,因为Maria比较希望将时间用在祈祷,特别是不想见人的时候。但事与愿违。Maria将自己奉献给慈善工作。28岁时的Maria只想到自己的婚礼。当时已有未婚夫,也準备举行婚礼。然后,姊姊产下女儿,在这婴儿的脸上Maria看见了上帝。因此Maria决定忘记婚礼,离开家庭裁缝工作室进入Lucques的一间修道院。Maria会裁缝、修改、打版,在服装设计学校上过课。20年后,Maria必须接受自己仍然渴望拿起剪刀与别针。这是一个施展兴趣的工具。

住在修道院的修女化身婚纱顾问

圣经中圣莉塔是处于绝境的主保圣人。根据传说,在莉塔出生时,嘴里布满了蜜蜂,但没有一只螫到。在过世时,莉塔要求在旁边放一朵玫瑰,也是荆棘的另一个象徵。莉塔是结过婚失去两个儿子的女人,祈求耶稣让莉塔能分担痛苦,耶稣就将自己荆棘冠上的一棵刺钉入莉塔的额头。从别针到荆棘,这就是MariaLaura所走过的路。在大战期间,修道院收容了许多孤女。为了纪念圣莉塔的神蹟,将这些女孩叫做「蜜蜂」。当蜜蜂女孩到了结婚的年龄,修道院就送一套结婚礼服。传统继续延续。今天这美丽的故事成为真正的圣职,一项累人的事业。

住在修道院的时尚设计师

一直到去年10月,MariaLaura修女接待準新娘的地方只是一个很小的空间。Maria藏身在一面墙后,将礼服递给造访的女孩,只能透过像是一种递菜小窗口的空隙看到女孩们。这对体力而言是很大的挑战。当女孩对Maria说42号,Maria就传42号的礼服过去,但事实上,女孩的尺寸是46号!收放这些沉重的礼服是一件酷刑。而后,修道院院长遂决定做出改变。

院长给了Maria一个空间,将这里改成「试衣厅」。好像三○年代量身订做的裁缝工作室。粉红色的罗纱,镶有一面镜子的骨董衣橱,磅秤,人造花。隔壁,则是库存300件结婚礼服的地方。修道院每天都会收到几件。这些都是景仰圣莉塔所做的捐赠。每天早上,Maria和院长两人拆包裹并将新的结婚礼服分类。那些永远找不到主人的礼服,Maria将它们放在一边,以便之后寄到非洲或亚洲的教会。其它的就按尺寸收纳。只需听来访的女性需求,就知道流行的时尚。过气的款式Maria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修道院有很美的礼服:凡赛斯、迪奥、皮尔卡登、Jean-LouisScherrer、MaxMara…的结婚礼服。有时是工厂赠与。有时是曾接受修道院赠与的女性将礼服还回来。送出去时是46号,回来时是修改过的44号。如果Maria有时间,会自己修改领子,去掉老气的亮片与花朵。但Maria没时间。因为已经有所有修女的制服要剪裁。这些修女们的运气很好,因为Maria的才气无庸置疑。修女服完美垂坠,皱摺、头纱、仪表、柔软给人一种庄严之感,介于山本耀司与川久保玲之间。若遇上时尚週,MariaLaura会成为经典但当然不会。

住在修道院的修女化身婚纱顾问

採访时只能讚叹Maria在接待来访女性的专业与和蔼的态度。就像优秀的「店员」,Maria在脑海中已有每个女人的最佳装扮。根据申请者远距提供的极少资讯,事先挑出几款礼服。接着,以熟练的专业知识施展说服的技巧。Maria首先建议Manuela几件穿在身上肯定效果不错的礼服,但比起最后那件差多了,那件Maria为Manuela挑选的主要礼服。Manuela无法抗拒这套战术。当娇小纤细的Manuela终于滑入公主般的紧身礼服中,而不会淹没在布料中,心中洋溢着感谢。Maria修女拿出最后的武器:一件美极了的花朵礼服。Manuela已完全被征服了。因为Manuela在mail中说过要举办一场乡村婚礼,Maria就立刻想到花朵。修女很谦虚的表示但仍然有嚐到胜利滋味的喜悦。

放弃婚姻,却照顾别人的婚礼

在一个婚姻制度受到打击的年代(2005年到2012年间,义大利婚礼的数目骤降了16%),MariaLaura修女不掩饰自己想要捍卫正常关係的神圣结合。但Maria的战斗精神仅止于此。剩下的,这些女人对事物的看法「只跟上帝有关」。Manuela说自己不信上帝,而未来的老公是无神论者。

就像世界上所有的服装设计师一样,Maria所害怕的是「奥客」。就像在任何一间店里,Maria有时服务的是认为自己比实际更高、更纤细,更美丽。没有任何适合的!这些女孩永不满足,爱发牢骚。Maria会自我克制,不会改变。这也属于Maria扛十字架道路上的修行。在接待Manuela时展现的魅力,Maria将Manuela的头髮盘起,拉紧围绕着胸部的鲸骨马甲,将头纱披在后颈,散发出令人迷惑的超写实香气,几尽情色的优雅。Maria修女服上的黑色与结婚礼服上的白色成对比,为这慈善的行为加上有些暧昧的爱情光圈。

惊讶于像Maria这样曾经放弃婚姻的女人,如今却照顾别人的婚礼,Maria承认这个问题老被提出来,然后为了遵守用餐及弥撒的时间,Maria表示试穿已经结束,挑选也已经完成。Manuela胸前抱着装在套子里的美丽礼服及将回罗马。娇小的Manuela,像个在市集得到绒毛玩具的孩子。MariaLaura修女将大家引导至栅栏,打开门让採访的人出去,又关上门。Maria消失在眼前,高兴可以回去她热爱并託付一生的主前祈祷。

更多详细内容敬请参阅 ELLE她杂誌12月号

官方网站:www.elle.com.tw

粉丝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elle.tw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