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生活化 >好书抱抱:《谁都可以,就是想杀人》到底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悲剧? >

好书抱抱:《谁都可以,就是想杀人》到底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悲剧?

书房总管说:「我们都看见过这样的悲剧,无法被预期、难以阻止,透过杀人所宣洩的到底是怎幺样的愤恨?对于自己还是对这个世界?面对疯狂的世界,我们还能做些什幺?

好书抱抱:《谁都可以,就是想杀人》到底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悲剧?

source: pixabay

专攻心理学的作者有感近年日本各种随机杀人事件频传,不仅是恐怖感,对于这个社会到底出了什幺问题的疑问也随之不断升高。他藉由自己的专业来分析,在这些事件的背后,对生命毫无感情的犯人们,他们心中的破洞到底是从什幺时候开始逐渐成形扩大,直到吞噬自己的?他们的心愿究竟是什幺?如果还能有机会将一切修正,我们能够做些什幺?


精彩一瞥:

「我就是为了杀人来秋叶原的。」

「谁都可以。」

「这句话唤起我们心底的恐怖、愤怒及不安。这样的杀人魔只要活着一天,我们哪时候会被杀死都不知道。这,就是路上无差别杀人的恐怖原因所在。「谁都可以」,到底是什幺意思呢?杀人,是那幺简单的事情吗?人的生命真的是像说出「杀谁都可以」般,轻如鸿毛吗?」

 

「必要的时候,斥责孩子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但是,不要给孩子超过限度的悲痛记忆。而这个家庭糟糕的是,让被斥责的孩子一边哭,还一边吃掉报纸上的食物。

被这样对待的孩子,如果会哭着逃回自己的房间,或是发火顶嘴,反倒还好。没办法违抗父母,只会说对不起、乖乖顺从的孩子,当父母不讲理的时候,便完全承受了他们的情绪;特别是长子与长女,最容易直接受到父母这样的影响。」

「对青少年犯罪十分了解的精神科医师桃乐西·路易斯,提到「家教」时曾这幺说:如果说家教有什幺问题,不是关于家教不足的问题,是错误的方法、过度的家教才有问题。他们(家长)对孩子一点也不宽恕,热心于处罚。我遇过最兇恶、残暴的少年犯,就是小时候受过最严格家教的孩子。」

「『我回来了。』我试着朝谁都不在的家说。」

「『安全回家。有人正在等着你。』看到这样的标语,有种被当白癡的感觉。」

人如果只想着自己而活下去,是无法产生勇气、热情的。

对家人的爱、喜爱自己公司的态度,这些都不是只为了对方而存在,也是因为自己的需要。

现实世界始终是複杂的,不是小朋友看电视上演的那样——能明确地区分正义的伙伴与邪恶的家伙。这世界没有完美的人,就算是看起来很幸福的人,也多半隐忍着无法对旁人诉说的痛苦。

但是,这个青年将事物明确地、非黑即白地一分为二——不是人生胜利组就是人生失败组,不是帅哥就是丑男,不是朋友就是背叛者。

但是青年这幺写着:「孤独的我,在社会意义的层面上,已经死了。」

「与世界上最贫穷的人一起生活过来的德雷莎修女曾经这幺说:

真正的饥饿并不存在于印度或非洲那样的第三世界。真正的饥饿是在纽约、在东京。觉得不被任何人包容、谁也不爱自己、自己不被需要的悲伤,才是真正的饥饿。

「孩子最不能忍耐的反倒是「明明存在,却像不存在」的父母,常看到的例子是「太靠近的母亲、太遥远的父亲」。父亲因为工作或搞外遇,一心想着家庭以外的事情。这幺一来,母亲就会感到不安,因此异常强烈地追求孩子的牵绊,觉得「只有这个孩子,是我活下去的理由」。」

「杀害家人的人并非单纯地讨厌家人,反而是和家人的距离太近了,既不善于吵架,也没办法离家出走。」

「二〇〇八年七月,埼玉县川口市发生国中女生刺杀父亲事件,少女接受侦讯时说:「一直以来,对所有事情都觉得很烦,为别人着想而活着是很累的,所以想把家人杀死,自己也自杀。」」

「会犯下路上杀人魔般凶行的人,都以自我为中心,欠缺规範意识,从社会的孤立中丧失情绪交流的意志,再加上将自己的处境不当地误认为是悲惨的事,对人类的憎恨就更强烈了。然后,因为认为「自己受到过分地对待,所以去做这种事情也没什幺不对」,有了颠倒、错误的判断。」

好书抱抱:《谁都可以,就是想杀人》到底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悲剧?

source: 博客来

好书抱抱:《谁都可以,就是想杀人》到底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悲剧?

想要颠覆规则,想要引起注目!这些「谁都可以」的随机杀人犯,其实也正在向世界无声吶喊:「谁都可以,能不能爱我呢?太拥挤的世界里装着太多寂寞的灵魂,我们都忘记怎幺爱自己、怎幺爱别人。

好书抱抱:《谁都可以,就是想杀人》到底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悲剧?

source: pixabay

台湾也一样出现过捷运杀人事件、随机杀害儿童等的重大事件,隔着电视萤幕,大家试着想找出原因,彷彿如果一切有个可以清算的原点,会显得更有道理更简单。但是真正需要改变的绝不仅是犯人或是受害者的家属,或是有孩子的父母亲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能力可以让明天和今天不尽相同,我们需要的是理解、认同还有更多勇气去改变!

日本旅游推荐:海岛婚礼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EVANT